今天是:

扫描关注微信:

感谢关注中关村中兽医药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官网,联盟秘书处电话:010-80743410

防疫动态

查看信息

澳大利亚牛结核病的根除及参考意义

发布时间:2017-8-17 责任编辑:联盟秘书处 点击量:163

牛结核病是由牛型结核分枝杆菌引起的一种慢性人兽共患传染病,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要求须通报的动物疫病,我国将其归为二类动物疫病。

  该病是牛的主要传染病之一,病牛以消瘦、呼吸障碍、组织器官出现结节性肉芽肿和干酪样钙化的坏死病灶为特征,发病后会严重影响生产性能,包括产奶量下降、产肉量下降、母牛不孕不育等,并能够传染给其他易感牛和与之接触的人,还能通过牛奶等感染人类,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安全。牛结核病传播速度较慢,从理论上来说比较容易净化,所以许多国家将根除牛结核病列入议事日程。

  1970年1月1日,澳大利亚启动了布鲁氏菌病和牛结核病根除计划(BTEC),其最后一例牛结核病病例出现在2001年。澳大利亚根除工作开展了31年,结核病阳性牛数量逐渐减少,最终成功消灭了牛结核病,共花费8.4亿澳元。本文将该国根除牛结核病的一些做法进行分享,以期对我国结核病防控工作有所帮助。

  结核病成功根除的要素

  行业和政府支持。在实施牛结核病根除计划之前,澳大利亚牛肉出口量增长迅速,其对美国出口的牛肉占比,从1959—1960年的47%上升到1969—1970年的71.6%,养牛从业人员和牛肉协会等受益者对牛肉出口中的结核病问题非常关注,在政府的引导下,主动营造了根除结核病的良好社会氛围,政府和行业的支持,为该病的根除提供了法律、政策、资金、人力、宣传教育等各方面的保障。

  法律法规完善。澳大利亚动物疫病防控相关的法律特别严格,违法和犯罪成本非常高,惩罚也非常严厉。澳大利亚政府对结核病的根除非常支持,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技术规范,相关法律法规包括《奶牛场监管法》《奶制品监督法案》《患病动物和肉制品法案》《牛补偿法案》和《牛群疾病控制方案》;相关技术规范包括《澳大利亚兽医计划(AUSVETPLAN)》《布鲁氏菌病和结核病根除计划(BTEC)》《牛结核病清除保障计划(TFAP)》《澳大利亚牛结核病监测计划(ABTBSP)》和《国家肉芽肿病例提交计划(NGSP)》等。

  根除方案详尽。澳大利亚制定了详尽的结核病根除方案,包括战略计划的发展,澳大利亚政府的法律支持,国家、政府和相关行业组织的年度执行计划等多个方面。方案设定了严格的标准,要求99.8%~99.9%的牛群为结核病阴性群,从根本上减少了结核病阳性牛,实现了逐渐减少传染源,并最终消灭该病的目标。这一技术参数比OIE《国际动物卫生法典》规定的标准还要高。

  根除资金保障。在根除计划实施的早期,行业协会和养殖场户是防控经费的主要承担者。行业协会的资金来源于1973年出台的牛屠宰税和和活牛出口税,时间不同,税额也不等,其中1982年的税额高达4美元/头。1998年2月,澳大利亚政府和行业协会正式达成一致意见,按照紧急动物疫病(EAD)分类,牛结核病属于该国第3类紧急动物疫病,对结核病的防控费用由政府和行业,各承担50%,即联邦政府承担经费的20%,州政府承担经费的30%,行业协会承担经费的50%。此举措充分体现了作为根除结核病直接受益的行业协会和养殖场户,在结核病根除中所承担的义务和积极参与结核病净化的意愿。

  技术标准统一。澳大利亚在整个TFAP实施过程中,制定了标准定义和规则(SDR),所有州和领地实施统一的最低国家标准,包括动物标识标准、牛结核病监测标准、检测标准、无疫群建立标准以及无疫区的认证标准,对牛和水牛也采用统一的方法开展结核病的监测净化工作。

  屠宰场监测。屠宰场监测在整个根除计划中发挥了核心作用,通过屠宰场宰后检疫发现结核病病变牛可以提高结核病牛检出的几率。1992年,澳大利亚开始实施NGSP——基于屠宰场的强化版结核病监测计划,进一步发挥了屠宰场的监测作用,最大限度地提高了牛、水牛、骆驼和鹿在屠宰场宰后检疫时发现结核病肉芽肿的数量,通过实验室检测,从而发现和清除结核病阳性牛和阳性牛群,加快了结核病的根除速度。

  追踪溯源和严格控制动物移动。对于个体检测阳性牛和屠宰场检测阳性牛的追踪和溯源,是发现阳性牛群的关键。只有做好追踪和溯源工作,才能找出所有阳性牛群,从而进一步采取根除措施,逐步实现无疫。对于阳性牛群的移动控制是防止阳性牛传播结核病的重要步骤。澳大利亚基于疫病状态进行移动控制,凡是检出结核病阳性的牛群都会被禁止移动(除在特殊情况下由首席兽医官批准方可移动),直到确认为无疫状态2以上级别。

  采取的措施

  检测方法。统一采用牛尾部皮内单一结核菌素变态反应试验(CFT)进行检测。该方法只有70%的敏感性,但是通过反复检测,也可以达到逐步淘汰结核病阳性牛的目的,最终实现牛群无疫状态。该方法一直在牛群中使用,直到证明牛群中不再有结核病感染为止。其他辅助方法还有结核分枝杆菌的改良培养方法、新的病原鉴别诊断方法、牛结核分枝杆菌DNA型分离和γ干扰素检测等。

  牛标识系统。牛标识系统在结核病根除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所有牛只都有唯一的、可追溯的编号标识,体现在尾标或耳标(2013年开始使用)上。最早使用的尾标由防水纸制成,成本低且效果不错,但只能体现牛的当前身份,出生场的身份需要靠其体表烙下的标识体现。通过标识系统可以跟踪所有牛只的移动。阳性牛如果被移动和交易,就能及时发现,从而有效防止因阳性牛只移动造成的病原扩散。

  无疫群的建立。南部州结核病无疫群的建立相对比较简单,主要通过反复进行皮试来淘汰阳性动物,从而逐步根除结核病。但在实施根除计划之前,北部广大牧区不同牛群之间结核病的流行率差异较大,由于许多牛群是自然放牧,在干旱季节通过集中的供水点和洪水饮水会造成结核病传播。在根除过程中,北方牧场建立了许多围栏,用于隔离牛群,通过直升飞机将牛群驱赶到围栏中,并把小牛赶入小围栏中开展结核病检测,成年牛全部送往屠宰场宰杀;当小围栏外继续集中牛的做法不符合经济要求时,通过直升机空中射杀剩余牛只。在森林茂密的地区,牛群难以被发现,还需要使用诱饵牛(先用麻醉枪麻醉一头牛,然后加标追踪器),利用牛的群居特性来发现牛群,进行跟踪处理。整个北部地区牛结核病的根除工作异常艰辛。

  无疫群的确认。澳大利亚在结核病根除过程中对无疫群的确认过程非常严格,从净化开始,至少花费14个月才能达到感染(IN)群无疫状态,需要约8年时间才能达到无疫状态3的目标,这样一步步扎实的认证工作是牛结核病得以净化的基础。

  澳大利亚结核病净化对我国结核病控制的参考意义

  法律政策、经费保障是成功的前提条件。法律地位是合法开展工作的依据,政策导向和经费保障是成功根除结核病的前提条件。澳大利亚在牛结核病根除过程中,根据政府和行业的约定,结核病属于第3类紧急动物疫病,防控经费由政府和行业各承担50%,在整个结核病根除过程中,经费问题迎刃而解。

  制定详尽的根除方案是成功的必要保证。详尽的根除方案是澳大利亚根除结核病的必要保证,科学的方案保证了目标明确、路线准确、措施得当、方法可靠。目标明确不会迷失方向,反而会使工作事半功倍;路线准确会少走弯路,更快接近目标;措施得当可以让每个活动都能迅速达到应有的效果;方法可靠是保证结核病根除质量的关键环节。

  行业从业人员参与是致胜关键。根据内外因辩证关系理论,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本,是第一位的原因,外因是事物发展的外部条件,是第二位的原因,外因只能通过内因起作用。在澳大利亚结核病净化过程中,内因是行业从业相关人员,而其他因素都属于外因,包括从事动物疫病防控管理工作的政府兽医管理部门。由于行业从业相关人员在牛肉出口中得到了回报,因此这一内因在结核病的净化中起到了致胜作用,而政府兽医管理部门这一外因,在引导、支持和参与结核病方面通过推动内因进一步发挥作用,最终内因和外因一起协同作用,成功根除了结核病。

  坚持不懈是最终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澳大利亚历经30余年,通过好几代人的艰辛努力最终根除了牛结核病,坚持不懈的精神在其中得到深刻诠释。澳大利亚的成功告诉我们,一旦设定好目标就要一如既往、不畏艰难险阻地朝着这一目标前进。

  动物疫病防控的终极目标是根除动物疫病,随着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的推出,我国净化动物疫病的目标和路线更为明确,澳大利亚成功根除牛结核病的经验告诉我们,在具备法律政策经费保障的前提条件下,首先要制定详细可行的疫病控制方案,仔细斟酌,确保其目标明确、方案科学、可操作性强、便于实施。此外,尽可能想行业之所想、明白行业的需求,让行业需求贯穿于疫病控制过程中,发挥养殖行业需求这一内因的主动性作用,使疫病控制和根除工作能得以顺利实施。在确定目标后,除了要保证政策的稳定性外,不要忘记坚持不懈地付出努力。我国与澳大利亚相比,在控制动物疫病方面有些先天的劣势,如养殖场较密集、天然屏障不理想等,想在短期内根除结核病不太现实,必须有打持久战的决心和心理准备。

信息来源于中国兽医发布

链接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NzMyNzU0Mw==&mid=2650397611&idx=
1&sn=dae5aeb2e88be4ad133b5d784f5ea38d&chksm=83ea4f73b49dc66574791229823a7e2a3e375
e527b50bf969ec30cf283473eab29a16ebf3006&mpshare=1&scene=23&srcid=0816BRLg2SZu2zY2GJBWXG1s##

版权所有:中兽药产业创新战略联盟
信息化服务商:北京博叶华腾科技有限公司